青眼書齋

青眼的世界,一點思考、些許囈語,無他。

Daily Archives: April 18, 2011

日本核危機中的致谢与致歉

 

日本核危機中的致谢与致歉 

青眼相吊 2011.4.18

日本3·11大地震满月的当天,首相菅直人向外发出公开的致谢信,并将此致谢信以广告的形式刊登在包括美、英、中、法、俄、韩等多个国家在内的主要报纸上。大抵意思是说,在日本大地震及其后的核危机中,世界各国都伸出援手,给予了日本人莫大的勇气去战胜困难,日本人很是感激,特地在此“由衷地说一声‘谢谢’”。作为新闻,在中国,此篇感谢信发表在411日的《人民日报》上,并一度被国内各大媒体作为焦点新闻加以报道。甚至中间传出作为面向全世界的通稿,感谢信中并无提及中国字样,有所不满,并因此追问日本驻华大使,直到日本大使馆连夜在官方网站上刊登署名为“菅直人”的中国版致谢信后方才告一段落,天下太平。 

大约一周后,另外一篇类似的新闻却未引起国内媒体的普遍关注和重视。据中国青年报报道,在16日和17日两天,美国多家报纸刊登了日本首相菅直人题为《日本恢复与重生之路》的专题文章,就福岛第一核电站放射物泄漏引发的核危机迟迟不能解决“深表歉意”。文章发表在《国际先驱论坛报》、《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等报纸的周末版专栏。菅直人在文章中称“我为发生在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核事故表示非常严肃的和深深的歉意……尽早控制核电站形势是我们的当务之急”,同时还“承诺”继续尽最大努力解决放射性污水排放入海等问题,保持信息透明度,将“立即查明核事故原因”,“与世界其他国家共享信息和教训,以利于防止今后发生类似事故”。到目前为止,尚没有任何信息显示菅直人是否也向其他国家、尤其是周边邻国的报纸投发类似文稿。

两篇文章,都是以日本首相的名义发出,一篇致谢,一篇致歉;一篇属公文性质的感谢信,一篇属深度剖析内容严谨的规划和方案;一篇面向世界各国广告刊登,一篇只对美国公众做官方的解释和说明;一篇在国内引起热烈反响,一篇则在国内应者寥寥……何解?!

温宝宝近日在同国务院参事和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座谈时说,近年来相继发生“毒奶粉”、“瘦肉精”、“地沟油”、“染色馒头”等事件,诸如此类的恶性的食品安全事件足以表明,当前社会的诚信缺失、道德滑坡已经到了何等严重的地步。新华社特别于417日播发了温宝宝同国务院参事和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座谈时的讲话全文,强调要注重对社会转型期道德文化建设的研究。我们只需将此新闻与上面提出的问题放到一块儿,即可明白日本人的致谢和致歉为什么会采取不同的形式和内容。

其一,顺着温宝宝的话说,国内的诚信缺失、道德滑坡已经惨不忍睹,但它绝不仅仅存在于商业活动中,更存在于新闻媒体中。睁着眼睛说瞎话,是什么意思?只有中国的媒体人才会挖空心思向全国人民灌输中国已经崛起、将要同美国平起平坐的认识,只有中国的媒体人才做得出一边抗击“中国威胁论”一边又在背后捣鼓着煽风点火,只有中国的媒体人更普遍地缺乏自觉的民族意识和国家观念——真的是“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眼中只有利益,没有立场,甚至有媒体公开叫嚣自己的价值观是“影响力至上”!如此,在自大的环境中浸染,大众的世界观和价值观会被怎么塑造着呢!以至于,日本人给美国老子请安,没有向中国近邻低头,就有人满心失落和愤怒!!

其二,顺着媒体立场丧失的话说,日本在美国的如此致歉,只有将其与一周前的致谢相联系,方才更具新闻价值,更能够使大家明白什么是现实,什么是差距。偏偏,好听的新闻发,不好听的新闻自动过滤!说他们没有立场,错吗?搞新闻的人,我是不相信他们嗅觉不敏感的屁话的,他们嗅到了,绝对嗅到了,但却选择忽视,是选择,主动选择去忽视它。何解?丧失立场,只去追求他们自己理解的所谓的“影响力”。

其三,我是真心喜欢《中国青年报》。要知道,具备深厚政治判断力和主流新闻价值取向的媒体越来越少啦,大家都到一边忙着搞企业经营和商业开发去了,还有什么东西是需要坚持而绝对不能卖的呢?!

日本人不向我们致歉,需要希奇吗?需要希奇的是如此足以帮助大众重新认识中国的国际地位的良机!却偏偏被有心人放过,呜呼哀哉。

 

到底怎么啦

到底怎么啦?

青眼相吊 2011-4-17

央行再一次上调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据说此举将冻结现金3000多亿,看来中央政府决心要在从紧的货币政策之路上继续埋头狂奔下去。此前不久,我们从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中知道,3月份,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同比增长5.4%,创32个月以来的新高,部分媒体甚至打出“坐56”的标题哗众取宠。原油市场,纽约商品交易所5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上涨1.55美元,收于每桶109.66美元,涨幅1.43%;伦敦市场6月交货的北海布伦特原油期货上涨1.45美元,收于每桶123.45美元,涨幅1.19%。金价,据新华社芝加哥415日电,受全球通胀压力不断加大的影响,纽约商品交易所黄金期货价格当日再度创下收盘价及盘中价历史新高,市场交投最活跃的6月合约每盎司上涨13.6美元,较前一交易日上涨0.9%,收于1486美元的收盘价历史新高,并且,该合约盘中一度触及1488.6美元的盘中价历史新高。同时期,人民币对美元升值势头难挡,本周仍然继续一个月以来的升值态势,并有加速的苗头——在过去的五个交易日中,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公布的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四个交易日走高,一个交易日回落,周波幅为139个基点,于周五至6.5301,距离突破6.53关口仅有一步之遥……中国,成为美国输出金融危机的洼地,官方说法是“输入性通胀压力有增无减”。

你能说得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就在你我的周围?物价上涨的压力和风声充斥着大家的生活,发改委不是今天约谈这个,就是明天约谈那个,要不就是指导基本民生用品,像水电气油之类的“按计划有步骤地‘合理’上涨”。中央近年将国民收入的分配问题提上改革日程,说是要在十二五期间实现居民收入倍增的目标。事实是,在工资开涨之前,生活成本倒一路飙升。很难说,在十二五末的时候,即使我们的收入翻番,它对于实际生活水平的提高会有多大的现实意义。很难说,真的很难说。

你能说得清吗?

人民币对外升值、对内贬值,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中国制造在技术无明显提升的背景下价格上涨,企业的国际竞争力被削弱;同时,国内生产成本全方位上升,进一步压缩企业利润甚或是生存空间。如果处理不好,外加工的中小企业将面临新一轮的生死考验。或者说,外面走不通就靠内需,国内市场逐渐成熟,生产型中小企业不会出现倒闭风潮。没错,国内的蛋糕确实越来越大,但又怎么样呢,站在当下的时间点来看,在那巨大的通胀压力之下?!

究竟是怎么回事?

从国家战略层面上讲,我们输了,输给了美国人,于是不得不接受对方的输入性通胀,不得不接受财富从我们手中被生生地剥离向大洋彼岸大量转移的现实。

从企业经营层面上讲,我们输了,如果说前几年中央提出产业升级是一种主动出击的姿态的话,那么如今面临的国际环境,使得产业升级成为一种被动的痛苦的蜕变,要么生,要么死。但是,产业升级又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不仅用来做技术,还要用来做市场,更要用来培养大批的高层次人才……同时,考虑到周期问题,将其换算为成本!钱,升级的钱从哪儿来?正如开篇第一句话所讲,央行坚持从紧的货币政策,国内融资渠道本就乏善可陈,现如今该用什么去升级?!回想次贷危机最凶的时候,仅中央政府就放出4万亿的货币刺激经济,大量投资于基础建设,从中央到地方,基建工程一个比一个浩大,我们所能看到的是中国的高铁从独苗到一夜之间遍地开花,高速公路网越来越密集,城市建设规划个顶个的骇人。真正用于支持产业升级的,用于培育民族品牌的,有多少?央企倒是拿到了钱,相关不相关的都大搞房地产,活跃于大江南北好不热闹,与“民”(此处特指民企,另外一个利益集团)争利的结果是引来媒体的一顿狂滥炸,发改委、国资委不得不出面约束非相关央企介入房地产的步子。笑话,闹剧,不知所谓。

无论发生了什么,事实是,在货币政策宽松的时候,哪怕是在有明文政策要求的背景下,我们的产业升级之路仍显得一厢情愿。现如今风云突变,货币政策从紧了,通胀压力趋大了,产业升级的外部环境恶化了,于是,留给我们的,只能是痛——我们的美好愿望只剩下,“那痛,它千万可只是一场阵痛”。

能说什么呢?连个造奶粉的技术都那么落后,技术,我说的是技术,不是品牌培育,是技术。能说什么呢,我们的产业升级之路?!

能说什么呢!政府太笨,亦或太過無奈,我们便承担后果?你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