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眼書齋

青眼的世界,一點思考、些許囈語,無他。

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11

三十,而立……

 

三十,而立…… 

青眼相吊 2011-8-14

如果把身子站直,低头向下看,我居然看不到自己的脚。有什么可说的呢?马上就三十,肚子倒是靠前挺着,却一事无成,仿佛宿命的重复,轮回,那曾因为读书弄近视了眼睛偏偏成绩欠佳。悲剧,还是悲剧,注定的悲剧。 

米兰·昆德拉描述的死亡是“身在噩梦,又无法呼喊”,就无从醒来,只有长眠。

很奇怪,我今天要说些神叨叨的话,那是厌了倦了疲了的生活,从何着力?激情何在?兴奋头儿呢?若一汪的死水,在没有半丝风的鬼天气里,热烘烘的大太阳底下,变臭。

左手浓茶,右手咖啡,仍昏昏欲睡。

“没治了,你!”,老婆说。

世界上最残酷最不人道最能折磨人的刑罚,警匪片谍战剧中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桥段和镜头:不准睡觉。

虽然睡不成觉,可还是醒不过来

熬着,就

熬吧

我想要同米兰·昆德兰讲清楚的恰恰是

我想要的不是那面朋友的镜子

我想要的是那个价值的判断,那个选择

我想要的是不断强化的既有的想象,那份固执的认知

需要与否,重要吗?关键是“想”。

那虚幻的,那真实的

那模糊的,那清晰的

存在

明灭之间——

彻底迷失

 

何去,何从?

 

Advertisements

瓦良格航母的符号意义更大更真实

瓦良格航母的符号意义更大更真实

青眼相吊 2011-8-11

加的加,减的减,捣捣鼓鼓六七年,才把原本锈迹斑斑的“瓦良格”号航母从头到尾翻新、改装了一遍,“老瓦”也终于从一个空空荡荡的花架子蜕变为今天的学术和实训平台,以航母为中心的系统调试、战术研究和实兵训练终得以开展。

凑巧的是,中国首艘航母初次试航的时间节点,恰值南海局势风云突变,骤紧,由此东盟各当事国就有了共同的话题,似乎是“老瓦”给了他们充足的理由和噱头来公开讨论“中国军事力量膨胀和扩张所带来的现实威胁”的问题。

那些政府和媒体合谋,一方面把中国描述成野心勃勃的庞然大物,另一方面却不断地摞话要一如继往地坚持自己的南海利益,甚至不惜开启战端。他们在传递什么样的信息?要把自己塑造成什么样的形象?“虽弱小,却悍然不畏强权”!勇敢,很勇敢,哇,民意那是哗哗的……

其实呢?南海问题的复杂化和热点化,与美国军事力量回归东南亚的脚步是一致的,与美国调整全球战略重心到亚太地区的进程是一致的,与相关新兴经济体的政治社会波动规律相吻合。

应该说,美国是大家伙最大的靠山。

应该说,人的天性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民意的本能是“只有近忧,没有远虑”。

应该说,我们的国家实力的确在增强,开始触及所谓的“第一岛链”——面向全球输出资本,就必然要求与之相匹配的政治军事辐射能力的支撑,否则那就是玩过家家,不管你在异乡有多少家当,都可能一朝尽丧。

老瓦呢?航母是移动的军事基地,地球有多大,它们的舞台就有多大,而老瓦身上就贴着航母的标签,并且是货真价实的中型航母。

“如果把老瓦摆在南海……”,当那些政府和媒体如此引导大众的时候,他们故意忽略掉一个很致命的前提:老瓦是否有能力呆在南海震慑群雄!正常情况下,我们看到一个东西,都会按照理想状况来假设它的能力。比如,我们说航母,提到航母就会有一个常规的想象和判断,就会按照理想状况下航母的战斗能量来评估事情现实的影响范围。问题就在这儿:按照假定的理想状况所做出的推测与以此为基础而进行的现实调整和应对之间,明显存在着逻辑推论上的跳跃和断裂。但是,大众不会思考,绝不会思考,民意天生就是被利用和引导的。

当然,抨击别国政府和媒体的别有用心,指责他们恶意挑动、唆使民怨等等之类的事,毫无意义,鸡同鸭讲,何解?任何国家的政府和媒体的观点和说法都不绝对客观,纯粹意义上的第三方是不存在的,因此,任何国家的政府和媒体都必然有过或正在做着同样的事。你指责他,他指责你;你再指责他,他再指责你……又不是要真的挽袖子动手,借抨击别人来动员自己的民意是完全不必要,最多是服务于很小很小的战术目的。没意义的事,做它干甚?

讲清楚上面的问题,是想谈我们内部的事情。

“老瓦”试航,国内网民欢呼一片,意淫者不在少数,或者展望中国军事实力赶英超美指日可待,或者意气风发指点江山视引星球为囊中之物,或者自尊心暴涨感觉到处受欺侮而誓要教训哪个哪个哪个的……

网络暴民!写下这四个字,我想起郎咸平最近的遭遇,哈,姑且默声一段吧。

……

大众是最傻最笨的,需要注意此处的“大众”只能指群体,不能用于突出个体。

民意是最容易引导的。当中国网民聚集的虚拟社区到处充斥着自大、自恋、自狂的声音的时候,那些需要“中国威胁论”的政府和媒体还需要煞费苦心去寻找论据吗?

老瓦又如何?歼20又如何?东风21D又如何?是现实能力吗?拿老瓦来说,单单航母自身的系统调试和作战训练,怕是没有三五年都不可能完成的,更别提航母只是整个舰队中的一个点,舰队整体作战的系统调试和训练同样是不可缺少的,到真正形成战斗力,那一天还在哪儿?更何况,如果没有强大到足以抵御(先不说抗衡)美国空、天战和信息战的能力,即使老瓦能够形成所谓的战斗力,摆出去,也只是个活靶子罢了。

有什么值得吹嘘的呢?看看俄国人的“库兹涅佐夫”号航母,手心里捧着的“独苗”,从上个世纪90年代折腾到现在,二十年,整整二十年,虽然有作战能力,但系统漏洞多到让人无法忍受,对于美国人来说仍然只是个摆设,谈不上什么威胁。而且,俄国军方也相当务实,更多地是把“库兹涅佐夫”号航母作为军事作战的一个独立的系统在保留在使用——更多地是担当战术研究和训练用,就是一颗种子,着眼于未来的一颗种子。

老瓦呢?与“库兹涅佐夫”号航母的意义相仿,更多地是表明中国军方开始研究、接触、尝试航母的技战术问题,是一种可能存在的未来的军事实力,而非现实的当下的军事能力。

最后让我们来看一篇新闻报道:

美国要求中国解释发展航母的需求和用途

20110811  来源:中国广播网  作者:王冰汝 陈依秋

中国首艘航母试航,美国国务院10号回应表示,对中国航母可能加剧地区紧张局势表示关切,呼吁中国军事发展公开透明。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纽兰表示,美国对亚太盟友维持地区军力平衡的承诺不会改变,同时美国呼吁中国对发展航母的需求和用途做出解释。美国希望与中国建立健康、可靠的军事关系。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纽兰:“我们想看到透明化。我们欢迎中国给出任何解释,对于航母的需求。”

记者:“你认为美国会更加支持同盟国维持亚太地区的军事平衡吗?”

纽兰:“美国对亚太盟友的承诺毋庸置疑。”

中国官员一直以来都强调中国首艘航母的用途是研究和训练。而美国仍然表示对中国航母发展的关切,有分析认为归根到底还是因为中美之间缺乏军事互信。对此纽兰进一步解释,透明化本身就是国与国之间的信任。

记者:“中国官员已经清楚地声明这艘航母只用于训练和研究。”

纽兰:“透明话本身就是国家之间的信心建立。这是我们期望的。我们希望对国家的意图建立信心。”

初看,新闻完全没有问题,其实呢?大有文章。美国人很清楚从开始拥有航母到形成战斗力到能够威胁美方军事力量之间需要走多漫长的路,但他们选择忽略这些问题,故作关切状,“关心”老瓦的用途。老瓦的用途难道不是明摆着的吗?美国的军事专家难道不清楚吗?中国军方再傻,也不会傻到认为航母能出海就是具备战斗力了吧?就要把它拉出去耀武扬威了吧?

美国人咬住老瓦的用途不放,要求中国军事透明化,其实是在炮制和宣传“中国威胁论”,在谋划他们的东南亚布局。可笑,我们的记者如此纯真地去和人家谈军事透明化居然能引出军事互信的话题!那他妈的可能有互信吗?

新“瓦良格”号航母试航,符号和象征意义更大,那只是未来的可能的军事实力,与当下真实的军事能力无关。

封闭和开放:从facebook和印度谈起

封闭和开放:从facebook和印度谈起

雒馬  2011.8.6

据尼尔森调查数据显示,得益于廉价上网手机的普及,印度2012年将会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facebook市场,facebook用户数将首次超过5000万。

假定facebook作为网上主流社区的地位不变,那么当它横扫全球的时候,中国的孤立无疑会成为一次新形式的“闭关锁国”。其实,哪怕facebook的发展遭遇波折,无法成就一统“天下”的伟业,也不改变中国网民在信息接收、互动参与和虚拟交流方面所面临的重重政策性障碍。换言之,我们的互联网管理制度,使得中国成为全球互联网中的异数——孤岛。

就以facebook为例吧。

为什么facebook的估值比腾讯高,因为创新吗?显然与创新无关。当facebook的商业模式初露峥嵘的时候,腾讯在及时跟进的同时拥有何等庞大的用户基础、何等雄厚的资本背景呢?但现实是腾讯的发展前景和未来的商业价值,从来就没人认为它能够大于或等于甚或稍微小于facebook,何解?facebook以开发欧美市场起家,面向全球提供虚拟社区服务,也就意味着世界各国(中国除外)都是等待它耕耘的沃土,发展空间极其广阔!反观腾讯,困守中国的一亩三分地,虽然用户已经足够庞大,但就市场总量而言,与facebook所拥有的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我想,哪怕是有人不服气欧美,也不会真的去质疑人家的能量吧?西方世界掌握着全球绝大多数的政治、经济、文化和自然资源,是绝对主流的游戏圈。想开垦那块土地,想挣那些人的钱,就得遵守对方制定的游戏规则,不是吗?难道有第二个现实的选择吗?问题是,中国的互联网是一个类似孤岛的相对封闭的大型局域网,再加上中国社会因为历史和现实原因同样仍相对封闭,导致中国互联网企业相对于其他互联网企业的异质:虽然能够因地利之便享有960万平方公里的市场,但多缺乏国际视野,往往就只能困守这960万平方公里。能想象,长此以往会发生什么事情吗?说到这儿,我想大家应该能够明白中国企业不仅仅是中国互联网企业开拓国际市场的艰巨性了吧?那该是何等艰苦卓绝的奋斗和努力,却并不一定会换来世界巅峰的成就和辉煌。

回到facebook,讲印度。虚拟社区的现实影响力和价值是毋须质疑的,而印度是一个英语系国家,当印度的年轻人都在手机和电脑上玩facebook的时候,就意味着新一代印度人与欧美同龄人的无障碍交流,不受时空限制,不受语言限制。你能想象印度的年轻人能够借助facebook在全球范围内积累令人何等眼羡的人脉资源吗?你能想象印度的年轻人能够因为开放的互联网而获得怎样的信息和发展机会吗?你能想象此番情形会给印度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和机遇吗?

地球村,因为互联网的出现而成为现实。站在历史的纵线看,我们应该明白当下只是处于互联网社会很初级的阶段。而正是在起跑线上,中国再一次选择封闭,何解?向前看三百年,当资本主义萌芽几乎同时在东西方出现的时候,老祖宗们的选择同样是关起门来自己玩儿!

当然,互联网政策涉及国家战略,牵一发而动全身,其决策和行为并不单单是不顾三七二十一的独行侠。但我想说的是,如今的社会思潮已经够乱的啦,已经这样啦,还能再如何?并且“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压制的结果只能是反弹。再者,意识形态之战,绝不是虚虚实实的互联网所能够左右的,毕竟,互联网本身只是个工具,只是个渠道,只是个平台,如何利用,如何价值最大化,如何达成自己的战略诉求,完全有更隐蔽更合理更有效的手段和方式。何必一限了事呢?

怕,就一限了之,那是封建帝王糊涂透顶的做法。说到帝王,就不能不提我们当前所遭遇的官僚化趋势和大体已经显形的官僚阶层,那都是些什么人儿啊?又蠢又笨又懒又贪。“祸国殃民”,讲的可不就是那些人嘛。突然就想起流传甚远的那句话:拍脑袋决策,拍胸脯保证,拍屁股走人……

回到facebook,回到腾讯,回到印度,回到中国,从封闭和开放的意义上继续我们的话题,至少我的心情并不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