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眼書齋

青眼的世界,一點思考、些許囈語,無他。

Daily Archives: August 6, 2011

封闭和开放:从facebook和印度谈起

封闭和开放:从facebook和印度谈起

雒馬  2011.8.6

据尼尔森调查数据显示,得益于廉价上网手机的普及,印度2012年将会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facebook市场,facebook用户数将首次超过5000万。

假定facebook作为网上主流社区的地位不变,那么当它横扫全球的时候,中国的孤立无疑会成为一次新形式的“闭关锁国”。其实,哪怕facebook的发展遭遇波折,无法成就一统“天下”的伟业,也不改变中国网民在信息接收、互动参与和虚拟交流方面所面临的重重政策性障碍。换言之,我们的互联网管理制度,使得中国成为全球互联网中的异数——孤岛。

就以facebook为例吧。

为什么facebook的估值比腾讯高,因为创新吗?显然与创新无关。当facebook的商业模式初露峥嵘的时候,腾讯在及时跟进的同时拥有何等庞大的用户基础、何等雄厚的资本背景呢?但现实是腾讯的发展前景和未来的商业价值,从来就没人认为它能够大于或等于甚或稍微小于facebook,何解?facebook以开发欧美市场起家,面向全球提供虚拟社区服务,也就意味着世界各国(中国除外)都是等待它耕耘的沃土,发展空间极其广阔!反观腾讯,困守中国的一亩三分地,虽然用户已经足够庞大,但就市场总量而言,与facebook所拥有的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我想,哪怕是有人不服气欧美,也不会真的去质疑人家的能量吧?西方世界掌握着全球绝大多数的政治、经济、文化和自然资源,是绝对主流的游戏圈。想开垦那块土地,想挣那些人的钱,就得遵守对方制定的游戏规则,不是吗?难道有第二个现实的选择吗?问题是,中国的互联网是一个类似孤岛的相对封闭的大型局域网,再加上中国社会因为历史和现实原因同样仍相对封闭,导致中国互联网企业相对于其他互联网企业的异质:虽然能够因地利之便享有960万平方公里的市场,但多缺乏国际视野,往往就只能困守这960万平方公里。能想象,长此以往会发生什么事情吗?说到这儿,我想大家应该能够明白中国企业不仅仅是中国互联网企业开拓国际市场的艰巨性了吧?那该是何等艰苦卓绝的奋斗和努力,却并不一定会换来世界巅峰的成就和辉煌。

回到facebook,讲印度。虚拟社区的现实影响力和价值是毋须质疑的,而印度是一个英语系国家,当印度的年轻人都在手机和电脑上玩facebook的时候,就意味着新一代印度人与欧美同龄人的无障碍交流,不受时空限制,不受语言限制。你能想象印度的年轻人能够借助facebook在全球范围内积累令人何等眼羡的人脉资源吗?你能想象印度的年轻人能够因为开放的互联网而获得怎样的信息和发展机会吗?你能想象此番情形会给印度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和机遇吗?

地球村,因为互联网的出现而成为现实。站在历史的纵线看,我们应该明白当下只是处于互联网社会很初级的阶段。而正是在起跑线上,中国再一次选择封闭,何解?向前看三百年,当资本主义萌芽几乎同时在东西方出现的时候,老祖宗们的选择同样是关起门来自己玩儿!

当然,互联网政策涉及国家战略,牵一发而动全身,其决策和行为并不单单是不顾三七二十一的独行侠。但我想说的是,如今的社会思潮已经够乱的啦,已经这样啦,还能再如何?并且“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压制的结果只能是反弹。再者,意识形态之战,绝不是虚虚实实的互联网所能够左右的,毕竟,互联网本身只是个工具,只是个渠道,只是个平台,如何利用,如何价值最大化,如何达成自己的战略诉求,完全有更隐蔽更合理更有效的手段和方式。何必一限了事呢?

怕,就一限了之,那是封建帝王糊涂透顶的做法。说到帝王,就不能不提我们当前所遭遇的官僚化趋势和大体已经显形的官僚阶层,那都是些什么人儿啊?又蠢又笨又懒又贪。“祸国殃民”,讲的可不就是那些人嘛。突然就想起流传甚远的那句话:拍脑袋决策,拍胸脯保证,拍屁股走人……

回到facebook,回到腾讯,回到印度,回到中国,从封闭和开放的意义上继续我们的话题,至少我的心情并不轻松……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