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眼書齋

青眼的世界,一點思考、些許囈語,無他。

无知者无畏

無知者無畏

青眼相吊 2011-4-14

我是個沒有任何藝術細胞的人,既不出生於書香門第,更沒有打小接受諸如琴棋書畫之類的薰陶,如果說80年代農村小學那一點點可憐的毛筆字、畫畫兒、音樂課算是一種正式的藝術教育的話,我只能說,在爹媽和周邊環境的刻意誘導下,我只是把它們視作可有可無的輔科,應付了事。到城裡念高中而後上大學,無數次的碰壁和挫敗之後,方才意識到“工夫在詩外”的道理:沒有藝術修養,就沒有生活情趣,就缺少有效的社交方式和手段。跌跌撞撞多年,怕是沒有一個朋友或是同事聽過我唱歌,見過我跳舞,一手爛字倒是人所周知。

做動畫電影之前,我就是這麼一個人,一個徹頭徹尾的粗鄙村夫,不懂得欣賞音樂,不懂得欣賞舞蹈,不懂得欣賞書畫,不懂得欣賞美。聽歌,只聽那些最爛大街的;跳舞,只是為了看美女的搔首弄姿;書法,多少回心動,卻依然頑強地徘徊在殿堂的大門之外,問題的關鍵不是我能不能寫,而是我看不看得懂;畫兒嘛,更甭提,只是看明白那些具象的東西,稍微含蓄一點、複雜一點,就味同嚼蠟一般,茫然不知所云。

大學畢業後的那一年,我突然開了半竅,記得很清楚,那是在龍門石窟,就在盧舍那大佛的前面——那副看淡河水川流不息的面相,一雙洞徹時空的眸子,碧水青山之間……當茅塞頓開的時候,仿若我的世界裡原本一堵厚厚的牆被打開了一個缺口,我似乎立地成佛,天再也不是那個天,地再也不是那個地,豁然開朗,壓抑不住的激動和興奮,內心的嘶吼,向全世界人民宣示,我懂了。

「我懂了」,正因此,後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只要由我提意去玩,都要拽著大夥兒一塊兒去瞻仰佛像,流連其間,難捨難分。再之後,就是很偶然的開始,我喜歡上回味大學裡接觸到的秦腔,有意識地去培養個人對豫劇的喜愛……慢慢地,我發現自己最能夠欣賞最能夠理解最能夠心動的,還是裹著泥土的藝術,吃饅頭的時候我終於能夠嘗出那種「甜絲絲」的原生態滋味!心潮起伏,淚流滿面,那是我的根,根呵,我終於能夠把自己的思想認知和藝術判斷合二為一,終於有了自己的審美標準。你明白嗎?自己的標準,不是人云亦云的嬰鵡學舌!應該說,那種蛻變的滋味是如此地深深地刻在我的腦海深處,成為一種揮之不去的體驗和記憶,在往後的歲月裡潛移默化地改變著我的做事習慣。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自大,自戀,自負,自以為是,似乎世上再無人受過佛光的沐浴能夠達到讓自己高山仰止的境界。

大抵就止於此,我的美學基礎,在做動畫電影之前。

我是搞思想的,我一直這麼認為。搞思想的都要天生高別個一頭,看問題做事情,只需要關注最最本質的部分即可,餘下的,都如煙花般輕佻,大可自動過濾即是……現今回首,羞愧難當,自大到如此地步,只能說是「無知者無畏」罷。念及此,念及菁銳的日子,念及做《牡丹》電影的光景,我心慨然,感激,感謝,感動。

承認個人性格上的缺陷,是極其痛苦的一件事情,尤其對於一向自滿的我來說,尤其還是在自己最最擅長的思想領域。簡單地說,在做動畫電影之前,我的哲學思想在審美方面進入了一個誤區,即:只關注內容決定形式的一面,只看主要矛盾,而忽略次要矛盾。世事果真如此簡單嗎?做了動畫電影,才明白,不僅僅是內容決定形式的問題,更有形式表達內容的問題。合適的內容,如果沒有合適的形式,如何表現?內容雖然是根本價值,但並不意味著形式是可以忽略的。講這些,我都懂,關鍵是把它們同藝術欣賞聯繫起來的時候,過去的我就不自主地犯自大的毛病,就有所輕視和過濾。慶倖的是,在菁銳,我們做了動畫電影;因為做動畫電影,我有了一次潛心梳理自己美術理論的過程,於是才明白了之前的偏頗和疏漏。我現在承認,形式絕不簡單;偉大的藝術家,絕對應該是偉大的思想家。

新一次的蛻變,在菁銳,在看一部部經典影片的過程中,在老欒那喋喋不休的賣弄和點撥之後,在一次又一次的獨自體會而小有驚喜的積累的基礎之上,我有了新的膨脹資本——我能用自己的標準欣賞電影的藝術性啦!要知道,在此之前,我做電影,從劇本開始,由第1步到最後一步,我只關注要表達什麼,然後才能達到設定的目標;該如何去表達,然後才算是一部合格的作品。我理解和表達的,都是很生硬的一些東西,枯燥的分析和論點。仍然沒有跳脫偏重內容決定形式的慣性和窠臼。當轉而思考形式如何表達內容的時候,我才明白,偉大的藝術家之所以稱為偉大的原因所在。

於是,就有了最近一次的自滿和自大:做電影有何難的呢?技術+藝術+思想,能夠把三個方面完美整合到一起,就是一個合格的導演。技術,有技術總監;藝術,有藝術總監,思想,有編劇的配合。有什麼難的呢,導演?!

確沒什麼難的,說起來也確實簡單,就是要把技術、藝術和內容融合到一塊,講好一個故事即可。說起來相當容易,但是當我從很現實很瑣屑的地方去思考如何把三者整合為一體的時候,當我換位思考真人電影攝製所遇到的一些棘手的問題的時候,當我用新的眼光去判斷一部電影的時候,我再一次慘遭打擊:居然仍就是無知——把複雜的事情給簡單化並不錯,但如果因此就想當然地認為事情做起來簡單,那就是徹徹底底的無知無畏了。

在菁銳,做了動畫電影之後,短短半年的時間,兩次打擊,兩次蛻變,回想起來難免唏噓不已。慶倖的是,從今往後,總算明白什麼是敬畏,什麼是知止,什麼是謙恭。

無知者無畏,謹以此勸誡那些依然沉陷於自我而無法自拔的人。

 

Advertisements

價格,依然是價格

價格,依然是價格

青眼相吊 2010-6-7

能够表达清楚观点即可,就几句话:

1)国内实体经济的经营环境持续恶化,投资风险超过多数企业及个人的承受值

2)大量闲置资金在通胀的预期和国际热钱炒作中国资本市场的新闻围攻下必定焦躁不安,于是国内国外两种渊源和两种性质的热钱合二为一

3)当实体经济不能引导热钱降温的时候,资产价格势必上涨、暴涨

4)在房产上升到关乎民生的社会问题、政治问题后,其价格将具备政治符号的意义,是国内左中右政治势力斗争的风向标;无论孰胜孰败,都不能改变房产市场投资风险增大的事实——注意,此处的风险大是一种相对风险,是纵、横相比的风险

5)如果房产价格缺乏炒作空间,即不能够令热钱抵消通胀,则汹涌的大水就需要找到新的突破口,其直接结果就是乱七八糟什么都炒,最终导致整个社会的动荡

6)政府在价格问题上,必须有所为;如若不然,中国十亿万人民将共同重走西方国家在资本主义早期所经历的百年苦难

7)他们是否丧失了自己前辈们所坚持的阶级属性?我们拭目以待!

 

最后补充:在热钱遍寻出路的大背景下,当前的中国可以说是遍地黄金——只要你有想法、有胆识、有魄力、有能力,赚钱是相当容易的一件事情。

但假设你志存高远,时刻念及“安得广厦千万间 大僻天下寒士俱欢颜”,则其路漫漫,上下求索而难得。

向左走?向右走?

向左走?向右走?

青眼相吊,2010-05-15

读《南斯拉夫兴亡》(马细谱,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01月第1版)P270页突发的一些感想。当然,有这些感想不是就因为那几个字,而是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一直在想的那些问题的一个小小的结语。

摘抄原文中让我突然有感的那句话:南斯拉夫党和国家领导人在认真总结1961年上半年实施经济改革以来的经验教训的基础上,决定实行新的经济和社会改革,以进一步扩大企业的自主权,在更广泛和深入的范围内进行改革,给传统的官僚主义模式再动一次手术。

 

南共和中共(早期)对官僚主义或者更准确点说特权阶层有很高的警惕性。为什么会这样?相似的情形也出现在苏共早期的执政!但更为令人惊异和感叹的历史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哪怕是共产党执政下的国家,官僚主义依然会泛滥成灾,无一例外,为什么呢?!

个人估算:警惕、遏制官僚主义的源动力,应该与共产党建国第一代领导人的阶级属性或者说是阶层属性有关。不是有人说马克思主义是穷人的政治经济学嘛,或许真的是底层起家人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水平更高吧,加上他们身处高位、影响力巨大,于是就更容易在全社会形成反对官僚主义的氛围。

但是,第二代和第三代领导人就很难再深刻理解或者说是深刻认同官僚主义的危害。或者说,不是思想认识的问题,而是利益上的纠葛和缠绕。第二、第三代领导人在利益本质上已经背叛了他们应当的或者是他们宣称的阶级属性。

其实,更加哲学意义上的判断是:只要有国家的存在,就会有政府和军队,就会有具体执行国民统治任务的群体,就必然会有官僚主义。短时期的官僚主义的消失,应该说那是不正常的状况。注意,我只是说“不正常”,并不是说“官僚主义是正义的、对的东西”——简单地讲,我的观点是“官僚主义是特定历史阶段难以消除的恶的东西”。

共产主义社会?共产主义社会的实现基础有很多,其中就有世界大同!什么是世界大同?就是要把国家这种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已经明显会阻碍社会发展的组织形式消灭掉。

 

回到我真正想说的话题:如何认识、如何处理社会主义阶段的官僚主义。

在承认官僚主义目前无法消除的前提下,我们判断社会性质的理由就不能依靠简单的政治关系。比如,不能说共产党执政的国家就是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国家的存在基础只能落脚在生产资料的所有制关系上:只有国家掌握绝大部分的生产资料,然后利用这些生产资料努力提高全民福祉,那么它就是社会主义国家;如果国家不掌握绝大部分的生产资料,那么无论政府或政党如何自我定位,它都不可能是事实上的社会主义国家;并且,如果国家掌握大部分的生产资料却并不为全民服务而仅仅为一小撮人服务,那么这样的国家和封建王朝有什么区别呢,家天下,只不过此家非一家而是一个小集团罢了,在此情况下的政治体制与资本主义相比也是极端落后的,更遑论社会主义、共产主义?!

 

假设1:仅仅就历史教训来看,如果我个人关于第二、第三代领导人的阶级属性会发生变化的归纳性结论(结论是从已有的史实中归纳出来的,不是我个人臆测的)属实的话,那么当下的中国社会走势就是可以预测的,诸多的经济热点问题同样也是可以预测的。

假设2:我们只能寄望于一个不算常识的常识“历史不仅仅是重复,更有发展”。

價格戰頻發,政府嚴重失位

價格戰頻發,政府嚴重失位

青眼相吊 2010-05-10

新闻一隅:大蒜价格热闹纷呈,却听不到蒜农的欢呼

一个大蒜一元多,超市标价卖到19/千克,你敢相信这是大蒜吗?比肉贵、比鸡蛋贵、比白菜更贵,可惜就是没有绿豆贵。不过,两年前,一袋40斤的大蒜才两三元钱,今年这袋大蒜要价200元。河南大蒜身价短时间内暴涨100倍。(59日《北京晨报》)

大蒜涨价了,不但是涨了,还涨的很高很离谱。一个大蒜一元多,似乎在挑战着人们的承受能力和认识极限。一个大蒜究竟能价值几何?莫非它镀了金,或者它用的不是一般的肥料,吃起来比一般大蒜营养丰富?但大蒜还是那个大蒜,只是大蒜的价格却不是原来的那个价格。

在近期农产品价格一路看涨的情况下,大蒜紧随绿豆之后步入“疯癫”状态。以至于让人看不透,也让许多市民吃不消。按理说,大蒜涨价是一件好事,它惠及的应该是广大蒜农。而在大蒜疯涨的背后,我们根本就没有听到蒜农们的欢呼声。似乎大蒜涨价,与蒜农无关。与此同时,我们听到的倒是广大市民的抱怨声。

正如人们所言,如果大蒜涨价惠及的是广大蒜农,我们毫无怨言。毕竟,蒜农们辛苦忙碌的给我们提供食物,我们即便是“反哺”也理所应当。但问题是大蒜涨价并没有惠及蒜农,哪怕是那些菜贩也惠及不了。这就不由让人有些百思不得其解,大蒜涨价究竟是何原因,它又惠及了谁呢?

诚然,农产品涨价有着各种外在因素。如不可避免的天灾导致农产品减产,所谓“物以稀为贵”,稀少了自然其价格就被抬高。另外还有诸如物价普遍上涨种植成本提高,造成了农产品也不得不价格有所上涨等等。可是,任何产品的涨价都有个“度”。它不应是毫无理性和限制的胡乱涨价,也不应远远超出产品本身所蕴藏的价值,更不应严重脱离当前市场的消费需求和人们的消费水平。如果过度超出,则是“人祸”所致而绝不是天灾减产之故。

事实上,大蒜疯涨的主要原因还是人为炒作。根据专业人士分析,只需一座仓库、一些现金和几辆卡车,一些炒作者就会在仓库里尽可能多地囤积大蒜,然后哄抬价格。人为的哄抬价格,受惠的也就是那些炒作者,而不可能是广大蒜农。他们从蒜农手中收购大蒜,其价格并没有因市场上大蒜疯涨而疯涨。道理很简单,因为这种炒作是短期行为。蒜农们手中的大蒜,该卖出的早在去年就已经卖出,而新鲜的大蒜还在地里生长。等到蒜农们种植的新鲜大蒜开始上市时,大蒜的价格也已斗转星移不是如今的价格,又会步入持续下跌之中了。

正如一些经销商所言,在这轮大蒜涨价潮中,受益的并不是蒜农,大蒜价格上涨真正的受益者是中间商、批发商和有自己生产基地的大企业。由此可见,大蒜疯涨和蒜农无关,和蒜农的利益也无关。而蒜农们一旦盲目跟进和大批种植,恐怕反要深受其累,成了他人炒作的“炮灰”。因此,大蒜涨价的背后,欢呼的唯有那些炒作者,却不是广大的蒜农。

 

青眼后注

如果价格是一种武器,那么大蒜和绿豆市价的暴涨狂飙即可理解成对手的一种尝试性进攻!如果不把小规模的进攻打退的话,那么迎来的就极有可能是更加疯狂的价格战。价格战的实质是什么?就是在自由资本主义的“合法”外衣下,用资本的优势来劫掠国民辛苦积累的财富。

房价同理!

至少就价格战而言,我们的政府已经有意或无意、主动或被动地失去了阵地,于是普普通通的底层民众就成了待宰的羔羊。

我已经彻底的疑惑,不知道我们的国民经济体制还究竟是不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究竟还讲不讲宪法党章中的“四项基本原则100年不动摇”?!

不讲阶级斗争的社会主义国家,如此的教育不仅把国民的警惕性给一笔抹煞了,同时也把对立阶级的残忍本性给光明正大地掩盖了,更是把无数党政干部的脑子给搞得锈逗了……

可悲的当下,我们做为普通国民当然要反思改革!为什么不呢?难道要让自己的子孙重新回到为奴为婢的时代?!

所谓“中国威胁论”

所谓“中国威胁论”

青眼相吊 05/312008

题记:即便把不同的材料散乱地组合在一起,也能够说明特定的观点和思想——但同时还要称之为“新闻”,而这也正是新闻剪裁的意义!

No. 1  世行前行长:2050年经济大国中国第一俄罗斯第九

据俄新网报道,世界银行前行长詹姆斯·沃尔芬森认为,到2050年,世界上经济发达国家的排名中,中国排第一,俄罗斯只能居第九位。

沃尔芬森30日在莫斯科举行的第二届“集团管理和世界经济全球化”国际研讨会上预测说:“到2050年,第一位是中国,第二位是印度,第三位是美国,第四位是印度尼西亚,第五位是日本,此后依次是德国、英国、法国、俄罗斯和越南。”

但报道称,俄罗斯有更为宏伟的目标:到2020年进入世界前五大经济体。这是普京在2008年初向政府提出的任务,并反映在俄罗斯长期发展构想之中。

世界级经济学家沃尔芬森认为,到2050年全球领先经济体应该更多关注非洲市场,他表示,届时非洲将占全球生产总值的60%65%

中国新闻网 20080531

No. 2  简氏称中国下代战机2015年服役,隐身性媲美F-22

据《简氏防务周刊》报道,中国正致力于研制一种具备高性能、多用途、全天候作战能力的重型战斗机,这款有望在2015年前后服役的新式战机将具备出众的隐身能力。

《简氏》称,中国新型战机的研制工作交由沈飞和成飞负责,其中发动机和武器子系统的研制已有一些时日。概念验证机模型显示,新式战机与美国F- 22有些许相似之处,比如,都有内置的武器弹舱。但其最出众的特点将是具备出色的隐身能力。《简氏》根据模型推断,中国新一代战机采用吸波涂料加强隐身性,其雷达隐身能力可与F-22媲美。

除了隐身性能之外,中国下一代战机还具备超音速巡航能力,最大起飞重量也会有可观提升。《简氏》认为,其综合性能在欧洲“台风”战机和法国“阵风”战机之上,但仍无法与F-22A猛禽平起平坐。

另据德国《军事技术》杂志分析,中国下一代战机借鉴了J-10和米格演示机的技术,可能安装电传飞行控制系统为飞机提供自动稳定控制。

新华网 20080424

背景新闻

1)美国是世界惟一开始生产第四代战斗机——F-22的国家,但该型战机的出口却受国会和相关法律的双重制约,价格相对低廉且允许出口的F-35战斗机刚开始进行飞行测试,真正量产要到2012年。

2)中国目前最先进的主战飞机是歼十,从技术上讲属于典型的三代水平,而与歼十相当的美国战机F-16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已经服役!

3)《简氏防务周刊》称,“中国歼-10战机是在以色列‘狮’式战机的基础上发展来的,而在研发过程中,歼-10的许多关键试验阶段是在俄罗斯完成的。”这其实是说中国的歼-10战斗机不是自主研制,而是在以色列和俄罗斯的一手帮助下完成的。

No. 3  俄媒称2015年中国将迫使美军势力退出东亚

俄《真理报》530日文章,原题:因朝鲜问题美在亚洲影响堪忧

俄罗斯总统访华令美国坐立难安,美国要求创造可以“更加深入亚洲”的所有条件,而这一地区之前曾一度认为被“管理”得还不错。新一轮朝核会谈将于6月开启,很明显:美国正丧失其在该地区影响,甚至可能完全丧失。

世易时移,日本在日渐强大的中国面前显得黯然失色,影响区域渐被挤占。唯一可使其复苏的就是朝鲜问题,在其中扮演安全和有益的和事佬角色。

朝核问题向来都是围绕朝鲜半岛安全局势进行六方(韩国、朝鲜、中国、美国、俄罗斯、和日本)会谈的主要议题。朝鲜核试验在国际社会反响很大,世界广为讨论。该事件可追溯到1986年,在朝鲜宁边投入使用一生产军用钚的反应堆,尽管198512月底朝鲜签署了《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美国向朝鲜施压要求其放弃核计划,作为交换,美将帮朝鲜建设两个轻水反应堆并保证其能源供应,但美朝谈判最终无果。

目前,俄罗斯在亚洲呈现越来越活跃的趋势,因此美国被迫要对朝鲜展现强势。目前的六方会谈是应朝鲜方面提议而举行的。因此,未来局势发展或将更多取决于平壤。朝鲜领导人有非常敏锐的政治嗅觉,他们知道什么时候该缓和紧张局势,什么时候该拿回所要。

有鉴于中东政策的失败、拉美的统一及欧盟的不合,美国很可能将从东亚撤出。2015年,中美可能会有一次直接的军事对抗。那时,美国还有可能被迫从日本和韩国的军事基地撤出所有军队。撤出的理由既可能有政治因素,也可能带有民族性质。这一进程(美军从亚洲撤军)会因两朝统一,和美在日驻军问题造成的美日负面关系而加速。更有甚者,加速其进程的因素还有这一因素:中国大陆军事力量日益壮大,可以对中国南海港湾进行严控,而该地区是亚洲80%能源供给要道。

大概,中国还会壮大海军力量以加强对美军舰队实施监控。其结果是即使不用预谋,两国舰队也会发生碰撞,或者某一国进行军事演练向对方发起模拟攻击,这都会点燃两国短暂的海上军事冲突。美国政府为了避免大规模军事冲突,会撤出己方舰队将水域让给中国。在该地区,完全会建立新的政治体系,中国和日本将会扮演重要角色,印度次之,而美国可能会完全丧失其在东亚的影响。

20080531 环球网

No. 4  美称访华高官电脑内机密资料被窃

美联社530日报道称,美国官员和专家表示,美国政府正在调查中国是否在美国商务部长古铁雷斯去年12月访华期间,秘密复制了其笔记本电脑中的内容,从而利用这些信息侵入美国商务部电脑系统。

美联社在报道中写到,熟悉这件事的人员说,秘密的复制行为据称是发生在笔记本电脑处于无人看管的情况下,正是古铁雷斯去年12月在北京参加贸易谈判的时候。报道还说,短期内还不清楚电脑中什么信息被泄密了,但是任何美国政府官员带着机密资料去中国将会是极为不妥的做法。此外,该报道还援引一位美国“资深情报官员”的话说,一位美国财政官员在北京出差时就发现,有人企图在他的“个人数码助理”设备中植入监控软件。

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发现,美联社这篇文章没有列出任何古铁雷斯电脑内容泄密与中国有关的证据。而且,美国栽赃中国“窃取美国机密”也不是什么新鲜事。2007年“美中经济安全委员会”就在其年度报告中,抛出“中国间谍威胁论”,大肆渲染中国对美间谍活动给美国构成了重大威胁。今年2月,美国各大媒体就曾高调报道“破获两起中国间谍案”。最近,美国媒体又报道称“中国间谍”认罪。显然,中国窃取古铁雷斯电脑内容的“新闻”正是在这种美国对所谓的 “中国间谍”草木皆兵的背景下发生的。

有分析人士指出,一国高官出访,机密资料的保护是很严格的,“处于无人看管的状态”不太符合常理。另一方面,即使曾经发生过“无人看管”的情况,从逻辑上讲并不必然证明中国就窃取了电脑中的内容。美国这种“条件反射式”的对中国的怀疑本身就是不太正常的心态。此外,美国媒体对“中国间谍”的大肆渲染影响更是恶劣。即使如曾经炒作的“中国间谍”新闻那样,事后大多被证实是子虚无忧,但负面影响已经造成,对中国的伤害也已经造成。

20080531 环球网

 

还是忍不住想说几句,因着写作的目的(通过新闻的罗列来说明个人观点),特地声明:下面部分与正文无关——就算有关,也算是看过新闻后的感慨吧。

1)第二条新闻,把中国下代战机与美国最先进的战机相提并论,单纯从新闻的角度讲,情绪鼓动(为美英军方讨要更多的军费提供民意基础)的意义大于实际对比意义。哪怕就是隐身性能不相上下,又能说明什么问题?战机的核心考量要素是什么?是动力性能,是电子系统,是武器系统!

与此相关的是在另外的报道中,简氏又刻意贬损中国独立的战机研发能力!

2)第三条新闻,俄媒炒作中国强大的军力,完全是抱着“惟恐天下不乱”的心态来的,其间的战略意味值得盲目亲俄的中国人体味。

典型的“只有利益,没有朋友”!当然,如此的评论绝非意在指责或批判,而是在强调国际战略的复杂性:有合作的空间,同样也有对抗的理由。

 

不同的团体/国家在不同的时间通过不同的角度炒作中国威胁论,所着眼的目的是大为不同的。有时间的话,倒是想写一篇分析“炒作‘中国威胁论’的主体、类型与影响”的文章。

城管暴力执法 拷问政府服务水平

 

城管暴力执法 拷问政府服务水平 

青眼相吊 05/092008

早上的时候看到新闻“城管粗暴执法被打,副局长带领下属围殴打人者”,很是震惊,因为之前整个社会已经有过关于城管执法、关于城管制度的大讨论,再加上目前中央号要求向服务型政府转变的背景,理当引起各地城管部门的警醒和反思,理当潜心琢磨如何提高自身的服务水平,但可惜的是事与愿违! 

城管暴力执法,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每次看到媒体报道时的心情都无一例外的沉重。举国改革几十年,我们城市化的任务依然艰巨,而政府城市化的目标依然宏大;如果把开阔的视野从改革层面上拉回到具体的人口流动,把问题的讨论聚焦在城管的前世今生,就有一个不得不承认的结论,很残酷但却很真实:包括农民工、流动摊贩在内的城市底层“居民”(在城市管理者眼中就是流动人口)是城市“规范”管理的牺牲品,是改革城市化进程成本的最大承担者。

当初,随着民众响应国家推进城市化进程的政策(其实更大的背景应该是响应国家改革开放的战略决策)号召,大量非常驻居民涌入北京。而此时的北京市政府根本无法提供相应的行政服务来规范外来人员的行为,由此导致诸多影响城市形象的新问题:流动摊贩走街串巷、个体商户占道经营、某些民众甚至是个别单位私搭乱建以及后来被大家形象地称为“城市牛皮癣”的大量非法随处张贴的小广告……无法否认的是,在这些几乎是一夜之间冒出的影响城市形象、城市秩序的诸多问题中,有相当一部分行为主体从事的是灰色交易,比如流动摊贩的缺斤短两,比如非法小广告的坑蒙拐骗;但是,同样不能否认的是,另有相当大的行为群体着实是因为城市生计所迫,是从农村流动到城市或者是从一个城市流动另外一个城市所付出的迁移成本——降低生活层次,降低社会层次!在此,我们必须有清醒的认识:改革所迈出的任何一步,都是需要付出成本的;城市化进程的每一阶段,也注定要求承担风险——世界上没有只赚不赔的买卖!而我们城市化进程(城市扩大)的风险就是城市秩序的局部混乱,根本原因在于政府的服务水平无法跟上城市扩大的步伐,同时也有改革转型所引起的更深层次的矛盾!

出于改善城市形象,更是出于规范城市秩序(打击欺诈等非法行为)的考虑,北京市宣武区开始探索用几个部门联合执法的模式来应对城市管理中的难题。探索的结果大家都知道:效率很高,的确是解决了很多很现实的复杂难题。因此,在1997年,北京宣武区就索性成立了国内最早的城管机构,而它的经验很快被其他区县和省市效仿、学习。

城管机构的出现,是政府破解城市管理难题的一个针对性举措,放在改革开放的层面上、放进推进城市化进程的背景下,我们可以理解为:这是政府控制“成本(城市化进程的成本)付出”的一个努力,是政府应对因城市化进程的推进而导致的秩序乱象的努力;从另外的角度讲,就是要求流动摊贩、个体商户以及形形色色的底层流动人员拿出更多的谋生成本来在城市中站住脚——虽然他们很多人根本就不能够承受更大的生存压力。正如媒体报道所表现的那样:城管人员与被管理者的对峙水火不容,一方因为工作,一方因为生存。

城管机构的行政开销,就是政府因城市扩大而支付的公共成本;更大、更多、更沉重的生存压力,就是城市新增底层流动人员因改革的城市化而支付的个人成本;扩大的城市所引爆的商业、工业的加速度发展,以及由此产生的包括税收等增量财政收入在内的综合性收益,就是政府在改革的城市化进程中的总收益——很大很惊人!

那么,被城管机构规制的底层流动人口呢?他们的收益何在?如果我们“能够”把“进城”、把“流动”称为一种收益的话,那么进城和流动就是他们的唯一现实收益。至于进城和流动所产生的真正收益会因人而异,或者能够使后代有一个良好的发展平台,或者是有可能遭遇城市中比较多的“发展机会”中的一个,或者就是单纯地因为能够扩大眼界、扩大生活空间吧……

但事实上,要让“进城”和“流动”产生真正的收益,前提是能够生存下去,即能够进城立足、能够流动成功!当不具备过多的谋生技能时,当不了解太多的用工信息时(政府服务水平不足是客观现实,为底层流动人口服务更是很多地方政府的短板),当生存竞争压力过于严酷时,相当一部分的底层流动人员于是不得不选择最初进城者的那些路子:沿街叫卖、占道经营(减少成本)、私搭乱建、委身灰色行业等等。于是,他们便不得不正面遭遇城管,不得不为了捍卫个人生存权力,确切地讲是在城市中的生存权力而挣扎——只能是挣扎,因为面对有政府支持的城管,他们是地地道道的弱者,哪怕当中确实有一两个能够仰仗彪悍的体形和张扬的性格而在与城管人员的对抗中取得暴力上的暂时“胜利”!

当我们对比政府与底层流动人口在城市化进程中的成本与收益时,最多的还是心酸与感慨:包括农民工、流动摊贩在内的城市底层“居民”(在城市管理者眼中就是流动人口)是城市“规范”管理的牺牲品,是改革城市化进程成本的最大承担者。

城市需要流动人口,流动人口是城市的新鲜血液!在情况好转的时候,我们为什么不能考虑一下如何改变、如何救助、如何补偿曾经为城市化进程而默默承担着最大成本的那些民众呢?!

毫无疑问,城管是政府无力管理急遽扩大的城市规模而采取的应急措施。但在当前经济改革成果初现、经济改革急待推进的背景下,政府理应重新审视城管制度,应当变城管的“管”为政府的“服务”;同时,考虑将城市化进程的部分收益用来补偿城市化进程中的成本承担者,比如由政府提供切实可行的就业培训,比如为流动摊贩提供旨在规范经营的培训及合法执照并减免额外的管理费用,比如切实重视低收入者包括低收入的流动人口的“住”的问题(廉租房建设与规则制定)……只要能够解决底层流动人员最为关心的生存问题,城市管理的秩序化、规范化并不是一个太大的难题!

最后有一点要唠叨:我们不能把“城市形象”的重要性放在民众生存问题之上,更不能因管理的难度太大、需要支付的费用太高而放弃服务型政府所应当承担的责任和义务!!当然,最最不能的是用暴力执法去应对暴力抗法!!

 

 

变革土地制度就能够解决粮食问题?扯淡!

变革土地制度就能够解决粮食问题?扯淡!

青眼相吊 05/052008

有网友发贴,拿着课本上学来的“规模经济效益”理论给中国眼下所遭遇的粮食问题开出药方:变革现有土地制度,即实行土地(确切地说是耕地)私有化,因为“土地私有化后,就可以自由交易、自由流通,更利于农业的生产和发展,市场也不会让土地白白闲置或浪费。不愿种地的农民可以把土地卖掉变现到城镇安家落户、就业;愿意留下来的农民可以一展手脚、不受捆绑,把土地购置过来集中到一块,搞规模经济效益,也能轻松赚到钱。”

很让人苦笑不得的药方……

中国眼下的粮食问题是什么?是粮价,是粮价的上涨!

关于中国粮食问题,有一个很老套但却并不过时的判断:占世界7%的土地,养活了占世界22%的人口。换句话讲,中国粮食的真正问题不在于是否有“粮”可供,而在于如何保持粮食生产的稳定,更在于如何满足与中国快速的城市化进程、步步升高的饮食消费层次相适应的粮食需求的增加量(显然,与肉类食用量大幅增加相关的是饲料需求的增加,要求的是提供更多的土地,挤占的就是粮食用地)。

中粮集团董事长宁高宁前些时候曾说过一些很坦诚的话,方便大家理解目前粮食问题的症结,在此就偷懒借用一下:

1)中国的粮食问题有其特殊性,其核心影响要素则是大豆。一方面,中国小麦、大米等粮食供应基本充足,只有大豆供应严重不足,70%需要依靠进口;另一方面,中国一直没有把大豆作为粮食,而是作为油料作物看待,因此,WTO谈判时,只有大豆价格是完全放开的,其他粮食价格则对全球市场是封闭的。最新一轮世界食品价格上涨,与中国大豆消费需求不断增长有关。过去十年来,中国的大豆消费增长了十倍,现在每年需要进口约3000万吨,折合约两千万亩耕地。“这意味着中国大豆增量需求将很难通过自身增产解决,而必然和全球市场联系在一起。只要大豆价格和全球价格联动,其他粮食价格很难独善其身

2)另一个影响食品价格的主要因素是美国燃料乙醇政策。目前,美国每年用于提炼燃料乙醇的玉米用量在7000万吨以上,按照其产业鼓励政策,2010年玉米乙醇用量将超过1亿吨。由于玉米和大豆的种植用地可以互相调换,这必然会进一步推高大豆和玉米价格比价,使世界粮食价格达到新的高度。

在宁高宁看来,只要中国对大豆的需求增长不变、美国鼓励燃料乙醇产业政策不变,世界粮价将很难从目前的水平“掉下来”。

粮价上涨的幅度究竟有多少?

20084月初,全球最大的稻米出口国泰国的优质大米,以曼谷离岸价计算最高涨至每吨730美元,年初至今暴涨了70%左右,价格创下34年来最高水平。国际大米均价则随之上涨了25%左右。世行的一份最新研究报告预测,今年国际大米价格可能再涨55%。

据中国农业部的统计数据显示,2007年中国出口稻谷产品134.3万吨,同比增长7.2%;进口48.7万吨,同比下降33.2%;净出口85.6万吨,同比增长63.6%。在稻谷产品的进出口贸易中,大米的进出口占绝大部分。而今年1月出口为13.8万吨,同比增长49.8%;进口10.2万吨,同比增长22.6%;净出口3.5万吨,同比增长3.2倍。

摩根大通在42日发布的《中国数据展望》研究报告中指出,中国食品进口依存度很低,去年全年大米进口量仅占总消费量的0.3%;并且,中国食品价格变化并非与世界轨迹完全吻合。

事实是,20062007年间,国际食品价格上涨主要由粮食价格上涨引起,而中国粮食价格基本稳定;中国食品价格主要由肉禽类上涨推动,而国际肉禽类价格相对稳定。

中国科学院农业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员黄季焜认为,在食品上涨中,有30%的增长来源于能源价格提价,40%的增长来源于生物能源发展。

随着国际能源价格的上涨,诸多石油下游制品价格亦随之高涨,特别是化肥的价格,将农产品和能源之间的联系变得更加密切。另外就是国内需求不断增长,而耕地、水等资源跟不上需求增长速度,未来资源的稀缺性必然导致农业生产成本上涨

 

我们在此可以参考中粮集团董事长宁高宁关于“中国粮食问题的核心影响是大豆”的判断,根据切身体会自己做一番对比思考:从07年初到现在,粮价上涨有多少?难道超市中买不到12/斤的大米吗?油价上涨又有多少?还有没有40多块钱(07年初的价格水平)一桶的五升色拉油了呢?猪肉价格回落了吗?回落到07年初的水平了吗?

 

粮价问题影响的究竟是什么?

大而言之,很简单:一是低粮价影响农民种粮积极性,不划算;二是高粮价会影响城市居民尤其是中低收入居民的生活水平,会使基尼系数升高,改变家庭消费结构,如果严重的话会影响到整个市场的消费积极性;三是如果国内外粮价相差太大,会带来一些不稳定的因素,如走私活动可能泛起;四是国家手中的粮,在全球粮食危机的现阶段,可以成为国际政治谈判的资源,为我们带来实实在在的政治收益。

规模经济效益能够提高粮食产量吗?

能,部分原因正如本文开篇所引用的那位网友的解释。

规模经济效益能够用来解决中国粮食问题吗?

不能,因为中国现阶段的粮食问题不源于缺粮,中国粮食的长期危机也不是缺粮——即便缺粮,也只是表面现象。

规模经济效益与土地制度之间的关系是什么?

土地私有化,进入市场后就能够流通。而市场本身就是一个资源配置机制,它能够使土地有效集中到有意愿种田的农民甚至是某些公司、部分城市居民手中,于是就产生所谓的“规模”,就能够实现所谓的“规模经济效益”。

现阶段,中国为什么不能够变革土地制度?

现阶段,仍然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攻坚期:经济领域,第二产业面临产业升级的压力,第三产业的发展刚刚步入快速上升期,而政治体制改革则举步维艰,严重滞后!

现阶段,中国的核心任务是坚决推进政治体制改革,目的很简单:在保住现有改革成果的基础上取得更大的成果。

现阶段,从国家战略上讲,第一产业(农业)的战略是“稳”,稳中有升!其实,只要能够稳定就是成功。如果第一产业出现大的变革、出现大的波动,则第二产业的产业升级和第三产业的繁荣就会成为海市蜃楼。

为什么说土地制度的变革是“大的变革”,是“大的波动”?

回去翻翻历史书,再翻翻政治书。

我们是农业大国,三农问题是国之根本,其中又以土地为根本之根本!

那么,现阶段的粮食问题如何解决?短期内(政治体制改革完成之前)的粮食政策应该怎样?

都是很熟悉的字眼:提高农民种粮积极性,目的不仅仅在于增产,而在于稳定农村,通过稳定农村来更好地稳定全局!

至于解决方法,国家已经出台了一系列的三农政策,在此仅说明几点:

1)适度提高粮价,同时也能够辅助第二产业完成产业升级——给他压力、给他动力,就让粮价使优胜劣汰的竞争环境再严酷一点吧。

2)多点,再多点——提高农业补贴水平,包括农机具、种子等农产品的补贴。相当于,国家用第二、第三产业的收益来补贴第一产业因“必须稳定”而出现的损失。

3)促进农村经济发展,问题太复杂、太现实,很难通过只言片语来讲出一个统一的方案出来。

4)推行基于现行土地制度的改革(需要一系列法律法规的配合):分离土地使用权与所有权,让土地使用权成为市场要素,能够抵押流通!一方面,土地使用权的可抵押,能够使农民获得更多的资金,用于种粮或者经营等能够提高家庭生活水平的事务上去;另一方面,土地使用权的流通,能够很好地解决农村土地抛荒问题;最后就是,在适合规模种植的平原地区,土地使用权的流通能够在事实上推动规模种植!

俄格侦察机事件最可能的走向

俄格侦察机事件最可能的走向

青眼相吊 04/242008

新闻回放

420日,一架格鲁吉亚无人驾驶侦察机在该国阿布哈兹自治共和国上空被击落。格鲁吉亚指控说,该侦察机是被一架俄罗斯米格-29战机发射的一枚火箭弹击落的。目前格鲁吉亚及其阿布哈兹自治共和国均没有该型号飞机。格方还引用雷达数据称,米格-29飞机从阿布哈兹的一个前俄罗斯空军基地起飞,在击落侦察机后飞回俄罗斯领空。格方进一步指责说,俄罗斯已经开始“集结军力”,妄图“吞并”格鲁吉亚领土。

对于这些指控,俄罗斯22日发表声明予以断然否认。“它是被阿布哈兹的防空武器击落的。”阿布哈兹自治共和国军方称,击落侦察机的是他们空军的L-39飞机。俄塔社援引一名俄罗斯空军官员的话报道说,动用米格-29战机来对付侦察机,显然是大材小用。 “阿布哈兹自治共和国自身的防空力量足以应对。”阿布哈兹共和国总统巴加普什也为俄罗斯澄清:“俄罗斯与此事毫无关系。”同时,俄罗斯外交部还反击称,侦察机飞抵阿布哈兹自治共和国上空的做法不但违反国际法,而且不符合联合国决议。

美国媒体报道说,从格鲁吉亚公布的录像画面看,肇事飞机具有两个机尾,这点与米格-29战机相一致,与只有一个机尾的L-39飞机相去甚远。据悉,在此事上格鲁吉亚已获华盛顿的非正式支持。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美国官员21日说“我认为,在目前这个时候,格鲁吉亚人所说的看来是真相。”华盛顿的官方立场有所不同,他们对此事件表示“非常关注”,并对任何“侵害”格鲁吉亚领土完整的行为提出警告。

在布鲁塞尔,北约官员敦促双方澄清事实。“有些事情需要澄清一下,”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北约发言人表示,“澄清得越早越好。”

美国国务卿赖斯18日发表讲话说,美国对于俄罗斯日前决定向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地区提供物质援助,增进与这两个地区的合作交流表示“非常担忧”。赖斯说,当天早些时候她与俄外长拉夫罗夫通电话,就俄总统普京日前责令俄政府加强与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地区的合作表示关切。她说:“美国坚决主张格鲁吉亚的领土完整。”

欧盟负责外交和安全政策的高级代表索拉纳则声称,欧盟一贯支持格鲁吉亚的领土完整。而北约秘书长夏侯雅伯发表声明宣称,俄的做法侵害了格的主权。

应格鲁吉亚请求,联合国安理会423日将就此事召开闭门会议,安理会15个理事国代表将会见格方官员。

历史回顾

俄格的历史并不复杂:格是原华约成员国,9·11后,美国以反恐为名将自己的势力硬生生塞进中亚,暗中支持各国反对派发动“颜色革命”。格现任总统萨卡什维利即是在此背景下以反对派领导人的身份上台的。上台后,坚决奉行“疏俄亲美”政策,并提出加入北约的申请。

作为一种反制手段,俄罗斯选择了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他们分别是格鲁吉亚的自治共和国和自治州,与俄罗斯接壤。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一直同格鲁吉亚中央政府处于对抗状态,但与俄罗斯保持密切关系。

俄格两国在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问题上争执不断,去年就曾发生过多次对抗,其中最轰动的一次是“导弹风波”。

青眼观点

首先,我们必须明白一点:俄格之间的对抗,其实质俄美间的对抗;美国就像当初支持阿富汗对付前苏联一样,想用同样的方法来对付俄罗斯——试图让历史重演,将俄罗斯拖入战争的泥淖。如果没有美国的支持,格鲁吉亚是不具备同俄罗斯叫板的实力的!

1)俄格两国近日磨擦升级,是科索沃单方面宣布独立后所引爆的风波。不久前科索沃单方面宣布独立后,美俄从各自的战略利益考虑采取截然不同的立场:美国予以承认,而俄罗斯则坚决反对。作为对美国承认科索沃独立立场的回应,俄在如何处理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问题上开始作出政策调整:

36日,俄外交部照会独联体执委会,宣布取消禁止与阿布哈兹开展官方经贸、金融、运输和其他往来的禁令;321日,俄国家杜马通过一项声明,建议俄总统和政府考虑承认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独立的问题;416日,俄外交部发表公告说,普京责令向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的居民和旅居那里的俄公民提供物质援助,并在当地建立全方位保护俄公民权利和自由的机制,维护他们的合法权益;此外,普京还责令俄政府与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当地政府加强合作,开展经贸、社会、科技、信息、文化和教育等领域的合作,并吸引更多的俄罗斯地区参与合作。

俄方为了坚守国家的战略空间,只能放手一搏。

2)格方面对俄方咄咄逼人的攻势,无力还击,因此只能选择制造国际争端来“拉”美国主子正大光明地介入,于是便有了格方侦察机的被击落事件!

3)美国,东扩北约是其既定的战略,当有机会直接将势力(如军队)植入与俄搭界的格鲁吉亚时,自是不肯放过。

再加上最近国内经济不振,金融体系危机重重,美元本位遇到了不大不小的挑战——投资美元的信心受挫,而欧元的强势则吸引了相当一部分国家的目光。如果没有美元本位的支撑,那么美国的全球霸权便会轰然崩溃。因此,适时提振全球人民对美元的信心,便成为美国处理此次因次贷风波而导致的金融危机的必要之路。

如何提振大家的美元信心呢?仅凭美国政府的救市政策,是根本不能够使投资者的信心回复到原有的高位,由此,美元则会出现根本性的疲软(指“美元本位”体系的疲软,不仅仅是汇率方面的表现)苗头;而欧元,甚至是日元、卢布、人民币则有可能趁机强势那么一点点。此消彼长,如果类似的事情发生三五十来次,那么美元本位就会消失在无影无踪之间……

由于不可能通过改变美国国内经济形势来提振大家的信心,因此,就只剩下一条路:打击别人,使大家丧失对主要对手(主要是欧元)的信心,则自然在两相权衡选择之后投奔最安全货币——美元!

如果大家没有忘记的话,欧元刚刚面世不久,就在已经远离了战争几十年的欧洲大陆发生了一场大战——科索沃战争!正是因为科索沃战争,使得投资人认定欧洲并不安全,或者说并没有美国安全,最终导致大量资金抽逃流入美国(美洲大陆是极少爆发战争的“安全”的大陆),于是欧元遭遇迎头一棍——疲软了N多年,几乎死掉!(大家也可以在此基础上解读欧盟尤其是那些欧洲大国为什么在伊朗问题上的立场与美国有着本质的不同)

当次级贷风波显现时,老谋深算的美国人就开始预留自己的退路——重新打出科索沃牌,妄图在将来(只所以是“将来”,因为美元表现在汇率上的“疲软”(只是表面的疲软)在短期内能够给美国带来极大的好处,只要能够控制一个度——不能疲软得太久,否则就会伤了原气)某个合适的时机再次运用战争来打击大家对欧元的信心,提醒大家记住一点:美元还是最安全的!

4)欧盟,就像带着脚镣的舞者,很多时候只能打掉牙往肚子里咽。当初,欧元因科索沃战争而几乎死掉的剧痛只能忍受,因为自己也是美元本位下的受益者,是现有国际秩序下的受益者,不可能与美国翻脸,相反还需要时时处处维护美国的原气不受损伤——只有在此基础上,才能够与美国竞争。

美国次贷危机,欧盟各国的紧张绝对不在美国之下,各央行也濒濒拿出种种救市措施来配合美国政府。要知道,国家之间是只有利益没有朋友的,至少欧洲人是深谙此道的。但他们为什么要选择拉美国一把,而不是趁机踩几脚好自己上位呢?!因为欧盟无力接过美国的担子来维持现有的、对自己有益的国际秩序!要想继续享受现有国际秩序带来的分红,只能是支持美国。

有心要取代美国的位置,绝不是现在,只能是慢慢来,一点点将原属于美国的优势拿到自己手中,而正是在这种思路的指导下才有了欧元的面世!

然而,欧盟绝对不希望看到再来一场科索沃战争或者是与伊朗(有能力将点火燃到欧洲,更加之有能力把海湾地区搅个底儿朝天)之间发生武力冲突,来帮助美国、帮助美元走出困境,相反,欧盟希望自己能够一点点地吸纳美国的真气来提升自己。因此,欧盟才会在科索沃宣布独立时,一面暗中与俄罗期交涉,一面克制自己的言行;更是在伊朗核问题上一而再、再而三地将“美国莫入”的原则坚持到最后一秒钟——直到自己实在控制不了事态的发展才做出提交安理会的决定。

同样地,在此次侦察机事件中,欧盟与美国的表态也大有味道:美国通过透露非官方消息向俄方表明自己坚决支持的立场,又通过“非常担忧”、“‘坚决’拥护格主权领土完整”表示自己万分关切之情;而欧盟呢,只是呼吁“尽快澄清事实,越快越好”,即便发表支持格领土完整的言论也是不痛不痒,仅仅说“‘一贯主张’格领土完整”!!

欧盟在担心什么?担心战争,担心因战争而打击到的投资欧元的信心以及由此引发的欧元疲软——根本上的疲软。

5)由于格鲁吉亚和乌克兰申请加入北约(北约是受美国控制的,虽然其中更多的成员是欧盟国家)实实在在伤及俄国国家利益,但是考虑到乌克兰的形势比较令人放心,因此俄罗斯必然坚持拿格鲁吉亚开刀的策略,必然持续向格鲁吉亚施加压力!

侦察机事件,据个人判断,90%的可能是格鲁吉亚在美国的授意下自导自演的一出闹剧。如果没有美国的支撑,格鲁吉亚是无法承受来自俄方的压力的。

格方会继续在国际社会中哭诉、痛斥俄方的“霸道”!

美国会全力支持格方。

欧盟会以事实调停人的身份出现,说服大家克制。

当欧盟表现出战略利益上的敏感和明智时,美国不会选择继续强行通过此事件祸害“朋友”——即便祸害,也要换个地点、换个时间、换个借口,因此会退让一步。

当美国退让时,格方只能选择隐忍,但领土系国家利益所在,因此会继续一些小动作!

最终,侦察机事件不了了之,一场战争就这样通过政治谈判解决;谈判各方其实谈的都不是眼前这点小事,而是背后更大利益的博弈!

 

关于中华文化标志城的一些思考

关于中华文化标志城的一些思考

青眼相吊 04/162008

看过葛剑雄先生“关于中华文化标志城事件”所接受的南方周末记者的采访后,有一些话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葛先生在解释中华文化标志城的设计意图时,讲得很清楚:就是要做一个能够包容中华五十六个民族的东西出来,就是要使五十六个民族都能够在其中找到足以帮助他们认同类似“中华一统”的概念的东西!

关于此,我有如下几段并不复杂的话要说——只是思考,没有研究;只是经验,没有调查——仅供参考。

1)强化认同:需要,还是不需要?

从葛先生的观点中,我们可以看出:中华文化标志城的立论基础是“中华五十六个民族存在着文化上的割裂和对立,存着认同(认同中华文化)上的模糊和不清;因此,需要由中华文化标志城这个东西出来帮助大家强化认同”。我没有做过学术性的调查,但就个人的经历(也算接触过不少少数民族的同学、同事或朋友吧)而言,生活中,很少有少数民族的人不认同“中华”,或者是不怎么认同“中华”!事实倒相反,大家都能够本能地认为自己的民族是中华民族的分支。当然,个人经验是无法代替学术调查、学术研究的,但我想知道的是:葛先生作为一个历史地理方面的学者,是否就“不同民族关于‘中华’认同程度”做过调查研究呢?至少,从葛先生提出的立论依据来看,大都是些空洞的言论,像什么“西方国家有,咱们怎么少得了”、“文化认同就是需要强化”等等。

我们真的缺少文化认同吗?缺少吗?!认同是否需要强化,得有学者拿出严谨的调查报告和分析结论来,而不能只是通过简单的观点堆砌来论证。

另外,从某种程度上讲,正如“宣扬Lady First是对女性的歧视”的逻辑一样,建设中华文化标志城同样是对中华文化认同的某种割裂。

2)认同程度的合理性如何界定

既然是一个项目,就要有相对明确的目标,但是“追求文化认同”的目标太大、太空泛,并不具备成为项目目标的条件和资质。

在此,需要回答的问题是:强化认同,需要达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因为当“决定或支持”建立中华文化标志城时,就意味着认可“现在的文化认同不够牢靠”,那么就得回答什么样的认同才是牢靠的!与这个问题相关的是,现阶段五十六个民族的文化认同存在哪些普遍性的不足?如果有,那么应当使大家的认同感提升到何程度——既避免危及本民族文化的纯洁度(因为汉族文化的强势,很容易被替换为“中华文化”),又避免使得中华民族失去文化内核?

上面的问题,同样是需要有学术调查研究支撑的,可是,现在葛先生能够给公众一份这样的报告吗?几十万的项目经费,难道只是用来规划项目的可行性及方案去了吗?!如果不论证项目的必要性,那么何来规划项目实施的方案?!

说服别人接受自己的观点,靠的不是嘴大,而是条分缕析的理性立论!

3)选择:有,还是没有?真的就非此不可吗?

中华文化标志城,能达到“认同”的目标设定吗?

假设我们能够确定中华文化标志城确切的建设目标(文化认同程度的确定),那么就需要回答另外一个问题:中华文化标志城是不是真的具备实现这一目标的能力呢?是不是非得由中华文化标志城来实现这一目标呢?!

一个被规划由国家用来举行有关中华文化仪式的地方(中华文化标志城),以及它所包含的一系列的基于国家意志的行为,能够有效地实现五十六个民族的文化认同的目标吗?值得三思。

4)建设时机:现在吗?

现在是什么时候?只有纵向考查历史,考查国家的发展轨迹,才能明白“现在是什么时候”:现在是新中国改革开放几十年后,是经济改革已经硕果累累、但政治体制改革却艰难徘徊之际,更是政治体制改革严重拖累经济发展并导致一系列的社会问题之时……很明显,现在国家的主要精力是深化、坚决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和政治体制改革,以保住改革的成果并取得更大的成果——其中核心的、首要的任务就是要推进政治体制改革。那么,文化领域的首要任务呢?无疑就是配合政治体制改革:提高教育质量,提高文化产品的质量——解决国民因文化吸收不足而导致的精神问题、道德问题。只要能够做好眼下本属于文体领域做的事情就已经算是烧高香拜到佛的了,为什么还要去另外做一些为时尚早的事情呢?!

由国家来建设所谓的中华文化标志城,是什么样的一种工程呢?目前,我们的发展水平远没有到在国家最高层面上举行全国性的、统一的文化仪式的地步,因为我们民族的改革远未真真正正的成功!或许,建国100年的时候,倒是中华文化标志城的适宜时机吧。 

愤青的爱国表达

 

愤青的爱国表达 

青眼相吊 04/152008

有网友提议抵制法货,不用欧莱雅、不逛家乐福、不开雪铁龙、不到法国去(旅游)……于是,就另有网友举起“理性”的大棒,拿着“民粹”、“民族主义”的标签,抱着法国某个所谓“资深”媒体人的言论急忙忙地跳将出来,一面贬斥网民非理性的愤青行为,一面暗示着法国国内存在着另一种值得我们尊重的声音,再有就是祭出类似“拒绝连坐”的道德大旗,声称犯事儿的只是法国媒体、法国政府,与企业、与法国人民无关! 

我实在是无法理性地驳斥那些理性网友要求大家理性爱国的提议,因为我实在无法让自己那炽热的血液冷却下来,当藏独分子十分嚣张地把“Free Tibet”的大旗与“One WorldOne Dream”的横幅一起挂到金门大桥上、挂到全世界人民面前的时候,当达赖与反华势力尝试勾结而被刻意塑造成和蔼、亲善、慈祥却因受到“压迫”而流亡的宗教领袖时,当越来越多的西方政客纷纷卷入支持“藏独运动”、支持抵制北京奥运的时候,当几乎所有的素以“客观”、“公正”著称的西方媒体开始一窝蜂地借圣火传递、借3·14拉萨打砸抢烧事件、借北京奥运之际,疯狂炒作“中国人权话题”、“中国环境话题”、“中国人口话题”、“中国经济和军事威胁等话题”的时候……

无法冷静,无法理性,怎么能够?

这绝不是能够见招拆招的比武较量,而是不讲章法、不讲道德、不讲缘由的丧心病狂的围攻,光天化日之下、丢开伪善面具后的狠命群殴——关键是,他们真的很有组织:异口同声,同时出手,同步进退……

这绝不是简简单单的热点新闻,而是西方帝国主义思维惯性的自然延伸。回首历史,我们看到的是什么?在武力压榨不成的情况下,就选择政治孤立;在政治孤立失败之后,就想到经济扼杀;在经济工具失效时,祭出的是文化颠覆——幻想用更为“文明”的西方文化来继续他们几百年来一直未竞的“事业”;如今,在文化的工具越来越显得无法达到预期效果的时候,他们索性就扯掉罩在脑袋上的丝袜,转战舆论的战场,用赤裸裸的谎言、恶毒的诅咒、卑劣的诬蔑,望图凭借自己把持世界舆论风向的有利位置把中国彻彻底底的妖魔化!

这绝不是平常我们所认知的那群反华势力与藏独分子的结合、串谋,这些人只不过是些跳梁小丑罢了,根本无力兴起这么大的风、这么大的浪!如果背后没有更多所谓“亲华势力”的介入,如果背后没有庞大的财力支撑和组织运作,如果背后没有国家意志的痕迹,怎么可能有如此的步调一致、高潮跌起、波澜壮阔?实实在在的,这是西方文明向来奉行的“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哲学的现实反映——为什么耶稣会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为什么伽里略、布鲁诺会被烧死在公众聚会的广场之上?为什么码雅文明、非洲文明只能成为西方文明消遣研究的对象?为什么伊斯兰文明在西方文明中是如此的邪恶和丑露?因为,西方文明的辞典里从来就没有求同存异的包容和大度,只有基于丛林法则的竞争和抢夺——他们从奴隶社会到现代社会的进化时间并不足够长,不足够进化掉残留在他们身上的兽性,仅此而已。

当然,这也绝不是一场起因都摆在了台面上的舆论之战,而是西方政客穷于应对经济下行危险,穷于积聚自身政治资源,穷于实现政党路线、政党目标后的一种转移视线的不顾政治道德的务实策略:通过连篇累牍的舆论报道来激发西方一般民众关注甚至是参与政治事件的热情,在此过程中,只要自身能够吸引足够多的目光,也就意味着自己有了足够多的政治资源;于是,诬蔑和攻击的手段和程度便无所不用其极——不讲规则,没有约束,只求利益。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怎能冷静?又何需理性,如果恰巧是一个直爽的人,如果恰巧是一个善良的人,如果恰巧是一个感情丰富的人?

我们爱一个人,深深地陷入爱情漩涡,欣赏她、珍视她、保护她……如果我们想同她比翼双飞,如果我们渴望一份只羡鸳鸯、不羡仙的平淡、真实的幸福,我们需要的是表达——勇敢地表达出自己的那份爱慕之情、表达自己不仅乐意更是能够与她风雨共渡的决心。在表达心迹的时候,有些人直奔主题,有些含蓄谨慎,又有些人踯躅再三却最终只能抱憾而归。表达出来,或者不能够表达出来;以何种方式表达,时间、地点的选择又如何,与我们的性格息息相关,我们不能站在自己的立场上批判别人:喜欢含蓄的人不能够批判直白率性的人,同样,直白率性的人也不能够攻击含蓄的表达方式——只能讨厌,但不能攻击,因为两者之间没有对与错,只是性格上的多样性而已。

正如爱情的表达,爱国同样需要表达,也同样存在着方式上的差异:有人是激情澎湃、热血沸腾,有人却坚持思考、崇尚理性,又有人注重的是真心的付出——爱就是爱,不需要表达,更不需要用表达来证明什么!

不同的性格,造就的是共同的爱国行为,但不应当出现的是彼此之间的攻击与丑化!理性,的确很重要,但凭什么说感性就是错的呢?站在感性的立场,爱她,何妨勇敢地表达出来呢?又何妨出点丑相、露出副恶人的模样、做出些出格的事情呢,尤其是当她正遭受着旁人无端的攻讦、诬蔑甚至是被群殴的时候!站出来,捡起打狗的棒子,追着上去骂几句儿、抡几棒子、踹几脚丫,又有何妨呢?难道被疯狗咬到的时候,呵斥它滚开还需要字斟句酌地维持一副客客气气的高姿态?

愤青?在我看来并是一个贬义词,恰恰相反,很好很褒义。顾名思义,‘愤青’首先从语法角度看它是一个偏正词语,也就是说‘愤’作为一个形容词是用来修饰‘青’的,而‘青’表达着这个词语的中心主体;‘愤’,按《现代汉词典》的解释为“因不满而情绪激动”;‘青’就简单了,指青年人;综合起来,‘愤青’就是指因不满而情绪激动的青年人。

青年在整个人生中是属热血沸腾的阶段儿,处于这一阶段的人就是青年人。热血沸腾的年纪的人,“愤”一点有什么不好呢?难道青年人就该死气沉沉——所谓沉稳老练吗?现今的人都很讲求实际,世故越来越多地向青年人的身上钻。换句话讲,噤若寒蝉的人越来越多,那么这些初出茅庐且尚纯洁无瑕的青年人摸着自己的良心说一点话——就算是说一点不着边际的话难道就真如洪水猛兽般可怕吗?以至于出现一个新的被赋予了贬义色彩的词汇来描述他们?

一个人,只要他说话就没有不犯错的,尤其是那些说话还不知道什么是顾忌、只晓得慷慨激昂的青年人。要想不犯错,唯一的办法似乎只有闭嘴的份儿了。因此,从这个角度讲,其它年龄段儿(非特指生理年龄,亦指代心理年龄)的人爱嘲弄青年人的错讹,这最多只能算上个“以五十步笑百步”而已。仅此而已,还能有什么呢?愤青,其实该是“热血青年”的网络语言。愤,往往也就意味着良知未泯!

爱国,需要表达;表达,又何妨愤一点呢?

 

心的流浪

身在此乡,家在何方?

——题记

租的房子马上就要到期了。

那种阴暗、潮湿、逼仄的地方,我是一天也不想多待。关于这一点和老婆是早已达成共识了的。私下里揣测,估计最让她头疼的是活动猖獗的老鼠,总会在半夜上厕所的时候突然蹦蹦跳跳地窜过,吓她个半死。以至于后来非要把睡得正酣的我拎起来探明了路,她才敢小心翼翼地去解手……

我们并没有提前找房子。一方面是出于经济上的考虑,不想多花几百块的冤枉钱;另一方面是基于乐观的估计,城里面到处都是房屋中介,租个房子该不会成问题。

日子一天天地逼近合同约定的交房日期。按照惯例,房东是早就该来(大家约定提前半个月)收下一季度的房租啦。虽然这次比较特殊,合同到期嘛,但个人看来是更应该提前过来谈谈的——是继续签租房合同,还是怎么着,总该有个说法才是。没事的时候,我合计过N种可能,有小人一点的想法(因为我们与房东住在一个居民小区里,离得比较近,平常只要有事她都会屁颠屁颠地跑过来,腿很勤),也有君子点的正大光明(想房东该是有什么更要紧的事脱不开身吧,虽然她是专职的家庭主妇)。不过这些可能性大都是想想就罢了,毕竟不打算续租了,随便房东想做什么。也曾与老婆谈过这个问题,老婆说“几次在附近碰到过房东,看上去也没什么特殊的事,她该是想咱们会继续租下去吧”。

“随她去吧,等下次见面的时候提前给人家打个招呼就是了”

“好嘛”,老婆随口就应了下来。

转过脸几天的晚饭时候,老婆突然提起房东,“她下午的时候专门过来谈涨房租的事,想每月涨个100块钱。”事实上是下周二我们的房子就到期,中间还有四五天的时间。

“呵,时间选得可真不错。幸好咱们不准备租了,要不还确实有点措手不及的感觉!”

“是啊,下午我给她说咱们不租的时候,她吃惊的很,然后又劝我再多租一两个月,好慢慢找房子,找个称心如意的房子。”

“对了,今天我去看了几家中介。一个字,‘贵’!两个字,‘死贵’!一环内,随随便便的老房子就是800块,和咱们现在住的都差不多。新一点的房子大都在1200以上,而且还是清水房;要是家电齐全、环境好点的,至少得要2000左右。”

“那怎么办?”老婆放下筷子,满脸的愁云。我们两个每月收入总共才三千多,如果房租超过一千,再加上些必须的开销,像水电费、宽带费、通信费什么的,留下的可支配收入就只有千多块钱,而现如今物价涨得飞快,最要命的是粮油肉菜涨得太过欢实……

“没事儿,就往远了租嘛。我在二环外看了套房子,相当不错——采光好,也比咱们现在的房子更宽敞,每月才六百。”

“那咱上班不是远了嘛。”

“离你上班的地方反倒是近了,就是我上班远了点。不过不要紧,就当锻炼身体呗。”

“你骑车要多久?”

“四五十分钟吧。不过这个不是最大的问题,关键是那房子是他们自己在楼顶搭建的。”

“这个我倒不担心,我一个同事也住那样的房子,也没什么事。”

“还是清水房,咱们得再添置一点电器。”

“成,总比把钱花在房租上强吧。”

“那好吧,明天下了定金,周末找个搬家公司就搬吧。”

 

周六早早起来收拾东西准备搬家的时候,居然在防盗门上发现了张《成都市常住人口住房需求调查问卷表》。一时我倒很有兴趣,想看看有没有能够惠及吾等小民的政策。刚上来几段倒真不错,看得我满心欢喜,说是要把有住房需求的家庭纳入政府的保障体系、政府要采取种种措施来帮助解决大家的住房难题……不过看到最后几段时,心凉得透透的,白纸黑字显得是那么的突兀、显眼:仅限有成都市五城区户口的家庭。

我和老婆,两个人的户口都还在家里。大学毕业后,小城市里的发展机会少,就只好漂泊到成都,找了份糊口的工作艰难度日,把改善生活的希望寄托在自身职业的成长上。朝九晚五、安安份份、勤勤勉勉,每天接触到的大都是有着某种经济关系的一个个企业或是企业员工;至于生活的这个城市,政府对于我们来说基本上是透明的,或者说根本就不存在。眼前的这张调查问卷表倏地勾起了我的伤感:至少对于这个城市而言,我们是确确实实的“外人”。不知怎么地,就想起同事(同样是大学毕业到成都找活路的外地人)的一句话:

“到成都工作这么多年,我从没交到过成都本地的朋友,他们的排外心理很强,总认为是我们抢了他们的饭碗……”

同事的话又使我想起成都当地的一句比较流行的骂人的话来:

“乡巴头来的(乡巴佬)!”试着加入轻蔑的神情、呵斥的语调,细细品味一番,别样的滋味悠长难尽……

手里拿着《成都市常住人口住房需求调查问卷表》,蓦然意识到自己是无根的浮萍,不再有归属感……

 

後記:些許的心酸,“我們”和“他們”,居然就成了兩個享受不同公共資源的群體,僅僅是由於戶籍。能夠割裂社會的東西本已經不少,但恐怕遠沒有到“虱多不咬”的地步。其實,就整個現狀來講,最具流浪色彩的城市估計該是我們偉大的首都才對,典型的“看人下菜碟”——還記得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北京市政協委員張惟英的叫囂嗎?張惟英,絕不是“獨自抗爭的勇士”,她的後面該是有一群拥趸才合常理。

把人釘在土地上、限制流動的是什麼性質的戶籍?更是什麼年代的事情?歷史與現實的錯位,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

 

谁动了我的遮羞布

谁动了我的遮羞布

青眼相吊 29/092006

题记:这是一个敏感的话题,我无意批判或是否定甚至是竖立任何东西,我只想试图用我屑微的知识来解释一种很大很大的现象:当代中国文化礼仪的普遍性缺失。

如果说文化是一个实体,那么礼仪就是一块遮羞布。

世上的事情,往往是阴阳同生共死。最简单的例子莫过于在炎炎夏季的正午,你能体味到多大的太阳便会看到多重的人影;与之相应的就是黄昏或者云雨天,只要光线允许,人影即可以淡出目力之外……阴阳是矛盾,也是变化,是变化的矛盾。借用一下马克思的观点来讲就是:运动是绝对,矛盾是无处不在的。那么,我们可以顺势推导出文化必然会有阴暗面这个论断。当这个阴暗面能够影响到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时,就需要找块布把它给遮上,这块应运而生的布后来被称为“礼仪”。

当初,为了结束一个民族那持续几百年的屈辱,我们西向取经——从以夷制夷到三民主义到新三民主义再到马列主义,本着“见效快”就好的功利目的,我们移植了一个又一个的文化实体,而在后来的实践中,马列主义脱颖而出,最终成为整个民族的新的文化实体。

然而,移植这个文化实体的时候,大家只注意到了要解决紧迫的生存问题,而忽视了生存后的发展问题。这种忽视在生存问题解决之前都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问题。小孩儿嘛,穿穿开裆裤什么的并不很碍观曕。

虽然90年代末国家作了一个宣布:中国已经进入小康社会。但事实上,直到近年,全国性的小康才越来越成为一种现实,但这种现实只是刚刚熬过温饱后能够追逐小康的一种幻象。不管这种幻象如何如之何,它都在说明一个事实:民族的生存、文化的生存已经不再是当前最大的症结了。换句话说,移植文化在当下的中国面临的是发展问题,而受移植文化培育出来的人同样要面临文化修养的发展问题。

前面已经讲过,移植文化进入的那一刻便是先天性的小儿麻痹症:头脑健全,但肢体畸形。比如?比如没有遮羞布。一个二十多岁血气方刚的小伙姑娘们穿着开裆裤上街,在大家都如此的年代里,这并非什么值得惨愧的事情。只是,世界上还有其它的国家,还有其它的文化。当我们吃饱穿暖,抬脚想在地球上四处溜达溜达的时候,却突然发现:别个全部不穿开裆裤,而且视“在公共场合穿开裆裤”为羞耻!于是,我们便也想跟上时代的潮流——不穿开裆裤。回到家里翻箱倒柜,累得满头大汗,嘿,居然自己没有不开裆的裤子!某些人倒是从爷爷奶奶的压箱底儿里拽出几条不开裆的长袍马褂来,可是却没有勇气套在自己的身上。倒是有几个无知无畏的愣头青穿上几百年前的东西到街上游逛,哪成想没几分钟便回来了,衣服还是完整无损,只是腰杆子被人戳得弯成了九十度。

没有遮羞布,这件事不怨任何人。我们的移植文化本身就是以生存、以革命为最大指导的,至于遮羞布这些玩意儿是风花雪月的东西,在革命年间是不会有人愿意在那方面浪费精力的。更何况,那一辈的人虽然把传统的文化实体给移走了,但却保留了传统文化实体上的遮羞布。这种保留只是下意识的动作,没人穷究其原因,因为肚皮饿了要吃饭!

新中国成立后,出于功劳上考虑,移植文化便顺理成章地彻底取代了传统文化,被用来教育“长在红旗下的一代”。建国初期依然要为生存奋斗,于是,遮羞布的问题便再一次被所有人忽略了,于是随着新中国成长起来的一代和此后的几代人便先天性地失去了对遮羞布的认知。移植文化强势进入,从天而降。从历史的继承性上讲,所有这些人都属被割裂了文化的几代人。最可悲的是,现如今这种割裂依然在持续。

如果,移植文化先天发育良好的话,其实割裂也没什么太大的坏事,前提是假设一个民族不会对另一迥异的文化产生抗体或是直接地出现排斥。只是,“先天发育良好”是我一厢情愿的假设而已。

老实说,文化是一个很宽泛的东西,而文化教育也相应地是一种很宽泛的东西。然而,移植文化只是作为文化的一个部分却整个地覆盖了传统文化。自然会出现覆盖不了的部分,覆盖不了怎么办?割掉扔了就完事儿——我们不得不承认的一个事实。作为遮羞布的礼仪便如此这般地在开国的几代人身上按缺省状态来设置了。

是的,我不否认很多人还是有点遮羞的东西的,但这些都是他们的父母从先祖身上继承下来后又在无意识或有意识中传给他们的,而这些无意识或有意识循家族而传的东西并没有上升到国家意志,由此造成的后果是:你一根鸡毛,我一根鸡毛,他呢?或许拿的是一根鸭毛也不一定,反正大家手里的东西都是残缺的,并且残缺得还很厉害。

现在回到标题上去:你知道是谁动了我或者是你的遮羞布了吗?请不要简单地下结论,如果你是一个严肃的人。历史上的因果是一个很大很大的命题,就像爱情一样,至今难有定论。

其实,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咱们现如今怎么穿上衣服。老实说,这个问题很难!移植文化本就没有提供什么衣服让你去穿,织一件吧又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要是想借一借长袍马褂的话,咱们又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过去那几十年的批判和否定?!扬弃之说是最简单、最没有说服力的一种投机取巧,不能解决实际难题。

割裂的一代,注定的痛苦……